本地生活服务,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本地生活服务,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21-06-05 * 浏览 : 0

讨好每一方使用者,才能有效地壮大市场规模。

在众大厂逆势增长的同时,美团的亏损有些显眼。

阿里第四财季亏损76.63亿元,如果剔除一次性的罚款,利润则是105.65亿元,同比增长48%。京东Q1财报显示,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36亿元,去年同期为11亿元。拼多多Q1财报显示,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18.903亿元,净亏损大幅收窄。

财报数据下,复苏和增长成为关键。

与此同时,美团却在亏损。财报显示,2021年Q1净亏损48.5亿元,去年同期亏损15.78亿元。

“美团会亏?”“最不可能亏损的公司竟然亏损了?”面对这一数据,网友对比后,对美团的亏损表示匪夷所思。违背常理的亏损背后,是美团的两难,也是本地生活服务电商这一赛道,所要经历的蜕变期。

街道、城市

成本之重

又到财报季,各大互联网大厂先后发布了财报。

5月13日,阿里发布2021财年第四财季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阿里第四财季经营亏损为76.63亿元,剔除一次性的罚款,阿里巴巴的经营利润为105.65亿元,同比增长48%。

5月19日,京东发布2021年Q1财报。数据显示,京东集团净收入为2032亿元,同比增长39%。同时,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36亿元,去年同期为11亿元。

5月26日,拼多多发布了Q1财报。数据显示,一季度营收221.6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9%。非通用会计准则下,拼多多一季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18.903亿元,对比去年同期净亏损为人民币31.696亿元,净亏损大幅收窄。

两天后,美团发布了Q1财报。财报显示,2021年Q1营收370.2亿元,去年同期167.54亿元;净亏损48.5亿元,去年同期亏损15.78亿元;经调整净亏损38.92亿元,去年同期亏2.16亿元。

但总额亏损的背后,是总收入和如餐饮外卖、到店、酒旅部分业务的增长。

财报显示,总收入由2020年Q1的168亿人民币增加120.9%至2021年Q1的370亿人民币。业务方面,第一季度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1427亿元,同比增99.6%。餐饮外卖以及到店、酒店及旅游分部于2021年第一季度录得卓越增长,实现总经营溢利39亿元,较2020年第一季度的6亿元有所增长。

天风证券相关研报统计总结:餐饮外卖业务方面,订单量提升带来大幅增长,客单价略下滑。2021Q1美团餐饮外卖业务实现营收205.75亿元,同比增长116.8%,其中佣金/营销/其他收入183.7/21.9/0.13亿元,同比+115%/+138%/73%。主要由于订单量增加带来佣金收入增长,同时由于使用在线营销服务的活跃商家数量上升带来营销服务收入增长。

到店、酒店及旅游:疫情之后迎来复苏。2021Q1到店、酒旅业务实现营收65.84亿元,同比增长112.7%。

亏损来自成本扩大。

图片

从成本及开支来看,销售成本、销售及营销开始、研发开支占据了前三。其中销售成本占80.5%。

财报中,针对这一问题写到:我们的销售成本由2020年第一季度的人民币116亿元增加158.0%至2021年同期的人民币298亿元,而占收入的百分比由69.0%同比增加11.5个百分点至80.5%。该金额及占总收入百分比增加乃主要由于随着订单量增加而引起的餐饮外卖骑手成本增加以及持续投资零售业务及其他新业务。

财报发布不久,美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兴、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陈少晖出席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的提问。

会上,陈少晖在回答分析师提出费率问题时,提到:送餐费用是我们成本的大头,有时候我们向商户收的费用都没法覆盖配送成本。比如第一季度,每单利润是0.38元。而实际上那些由美团完成配送的订单仍没有收支平衡。

微利

美团外卖的变现率,即平台从单位交易额中获取的收入,主要依靠交易额抽成,这个交易额本季度也仅14.4%,从近三年的涨幅与外界商户的反应看,这个比例可能正接近天花板。

5月初,美团外卖、饿了么不约而同地开始推行一种新的费率模式。新模式下,技术服务费(佣金)和配送服务费将分开计算,配送服务费只在商家选择平台配送时才会产生,且随时段、距离和单价三个因素变化。

而过去,外卖行业的佣金费率根据不同地域收取固定的费率,如过去的南京在20%。

新费率把把餐饮商家缴纳的佣金拆成了技术服务费、履约服务费两个部分。其中,技术服务费的构成,主要包括商家信息展示服务、交易服务、IT运维等服务费用,按固定比例收取佣金,费率为6%。

履约服务费是其中的重点,据了解,这部分费用,会受订单价格、配送距离、配送时段影响而动态变化,实行阶梯式的计费,配送距离越远、订单价格越高,费用就高,反之则低。

图片

以南京3公里内的部分商家订单为例,对比20、30、40、50不同的客单价,发现调整后有所降低。20元客单价的降低了2.5%,30元客单价的降低了11.7%,40元客单价的降低了8.7%,50元客单价的降低了8%。

与之前固定的费率模式相比,这一新的费率模式被称之为“费率透明化改革”。 

然而,这些数据如0.38元一单的微利,与外界高喊的高费率、高佣金,有着明显的差距。

钱去哪了?

图片

2020年年报显示,将开始按照性质划分后,餐饮外卖骑手的成本牢牢占据第一的位置。远超雇员福利开支、已售货品成本、交易用户激励和其他外包劳动成本。外卖骑手成本占佣金收入的八成。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数百万计的外卖骑手通过美团平台增收。

“在每个城市,技术服务费都是固定的,包括信息费用和交易费用。而我们的送餐服务费将覆盖送餐成本,其中包括骑手的培训和管理等,其费用的多少与订单价值、送餐距离、送餐时间有关。调整后的费率模式将逐渐推进到其他城市。” 陈少晖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说到。

外卖不是一门容易的生意

疫情之下,国外的外卖消费快速增长。

来自美国、英国、丹麦等多国,不少顶级米其林餐厅传出破产关门的消息,外卖成为他们的救命稻草。

在外卖量增加,堂食减少的情况下,矛盾出现了。

DoorDash、Uber Eats、Postmates和GrubHub等外卖巨头订单暴增背后,商家的危机却未真正得到拯救。于是,商家们走上了街头,呐喊呼吁,换来一份立即生效的限价令:在紧急状态时期,第三方服务机构提供餐饮外卖的费用上限为15%。

据了解,国外外卖平台抽成在30%-40%之间。

而后,在商家胜诉后,问题也出现了。

市场份额占据32%的Uber Eats,在一封电邮中告诉顾客,它将终止对该市金银岛附近的服务。

当时,GrubHub占据了市场份额的24%,他的CEO马特·马罗尼表示:尽管公司投入成本较大,但是没有亏损。预计本季度扣除费用后的收益为50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90%。

同样,印度餐厅老板们,不满Zomato和Uber Eats,曾在Twitter上发起了退出外卖平台的抗议活动。外卖平台和商家之间的问题一直存在。

究其原因,便在于外卖平台的特殊商业模式。

美团本质上,不是一家典型意义的电商平台,是一家基于位置提供服务的本地生活服务电商。从按性质分的成本结构来看,美团和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的结构不同。

人的成本,一直是企业成本中的大头。

京东自建物流体系,一度被市场质疑,尤其是高昂的人力成本。从近期京东物流已通过港交所聆讯并披露聆讯后的财务数据来看,京东物流在2020年的收入为734亿。在员工支出方面,2020年京东物流共计为一线员工支出261亿,同比增长32.3%。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京东物流共有员工超过25万,其中仓储、快递、客服等一线员工超过24万,快递人员数量超过19万。

而淘宝、拼多多则选择外部合作的方式,并未组建自己的物流体系。成本主要为研发、平台运营等。

美团提供的数据称,2020年,骑手成本占佣金收入的83.1%。美团外卖每笔订单利润是0.28元。其中,美团配送的订单,单均配送成本是7.38元,每笔亏损0.03元。

没有小哥、大量广告营收、软件服务费、旺铺使用费、技术服务费,成为实物电商在成本上的巨大的优势,也是导致服务电商利润微薄的主要原因。

图片

从外卖平台的商业模式来看,商家、平台、骑手、消费者成为主要参与者。

外卖平台是一个对接了众多如消费者和骑手的C端,以及中小B端的餐饮企业。复杂的多边关系,犹如寓言故事《父子骑驴》。(玉林网络公司

有一对父子做完生意,牵着一头毛驴从城里回来。一路上遇见了不同的人:老先生认为放着好好的驴子不骑,两个人累得一头汗,太笨了;老太太看见儿子骑在驴上后,觉得孩子不孝顺,让爸爸顶着太阳走;以为年轻的母亲看到爸爸骑着,孩子走路,认为爸爸狠心。两人索性,都骑在驴上后,有人又觉得毛驴太惨了。

在这些关系中,美团无法忽视或逃避这些问题,他必须承载不同角度的质疑和批评:商家要盈利和发展下去,消费者要性价比合适的餐饮,骑手要收入和保障,资本市场需要持续的增长和信心。

经过平衡后,做出判断和选择。这不是一件易事。

研究平台商业模式多年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陈威如先生所描述,至少在过去十二年中,平台已被验证为是横扫互联网及传统产业,霸气十足、极具统治力和强大盈利能力的商业模式,由平台模式搭建而起的生态圈,不再是单向流动的价值链,也不再是仅有一方供应成本,另一方获取收入的简单模式,平台企业需要同时能够制定纳入多边群体的策略,讨好每一方使用者,才能有效地壮大市场规模。

但是在平台生态圈创始之初,要想引发网络效应,并确保其持久性,平台必定会面临一个平衡各方利益的难题。当然,平台发展壮大后,企业应该肩负与自身规模匹配的社会责任,这是法律和商业利益之外的东西,是格局问题。

面对越来越大的责任,美团由费率透明化拉开了第二个十年的序幕。在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王兴说“诸多来自外界的声音,对我们既是警醒,也是鞭策,我们会以终为始坚持创造更大价值”,同时也对其他外界关注的话题明确做出了回应。

对商家,“严格禁止任何形式的二选一,充分尊重商家自主选择权”。

对骑手,“正在配合政府探索骑手的职业伤害保障”。

对行业,“政府对于价格竞争的监管对于行业的影响无疑是正向积极的”。

美团开启新十年,能力越强,责任越大。(玉林商务服务公司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