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终于活成了抖音的样子

B站,终于活成了抖音的样子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21-01-19 * 浏览 : 5

首先,大家先来看一组图,你能在三秒内说出以下视频界面分别来自哪个短视频平台吗?还是说,你觉得它们没有任何区别?

图片

答案揭晓,1号是B站(图源于“TECH星球”),2号是抖音,3号是视频号,4号是快手。你猜对了吗?

看到这里,懂的人已经反应过来了,B站什么时候变样了?一切还要从它最近的内测改版说起。(玉林网络公司)

01

 B站越来越像抖音了?

一看到内测中的B站,果酱妹以为自己看错APP了。

近日,B站APP端在内测单列信息流的沉浸模式,从外表看来和抖音的播放界面别无二致,同样支持上下滑动浏览视频,右侧除了多了收藏键,同样是点赞、评论和转发,底部为关注按钮和文案。

最大的不同是,B站的“短视频模式”仍保留着弹幕功能和横屏切换选项。但狭小的屏幕在承载内容的同时,一下子挤满了弹幕,多少让人有点不习惯,有种在抖音看B站盗录视频的错觉。

去年,我们曾就抖音博主大规模“入侵”B站做过分析,一年过去了,随着越来越多不同平台视频创作者的入驻,遗世独立了十年的B站,逐渐出现了被同化的迹象。

而与此次内测关联的载体短视频化,早在2018年短视频火得一塌糊涂之际,B站就开放了发布竖屏视频的功能,不过这要求视频本身就是帧宽度小于帧高度的比例,通常是9:16,而最常见的尺寸为720*1280 。

但一直以来,竖屏视频在B站的使用并不常见,主要出现在宅舞区,为了更好的视觉效果,很多“舞见”(泛指在视频网站上投稿自己原创或翻跳的宅舞作品的舞者)会在横屏的基础下,再出一个竖屏版本,类似于如今网友常说的“个人直拍”。

图片

▲左图为出自宅舞区;右图出自美妆区

自去年短视频的风吹进B站后,越来越多的美妆UP主为了满足用户的新鲜感和寻求突破,也开始尝试用竖屏视频展现。

然而,B站抖音化的扩散,主要还是归因于从抖音赶来的剧情类创作者,它们在带来竖屏观看习惯的同时,也将平台的内容调性带来了。2019年“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的竖屏短剧在抖音快手风靡一时,同年“朱一旦”入驻B站,还成为了当年的百大UP主。(玉林网络公司

2020年,越来越多的剧情类搞笑抖音博主在B站扎根,包括“郑丽芬er”“闹腾男孩KC”“知马”等等,均在B站获得了不俗的成绩。

图片

▲左图为“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视频截图;右图为“郑丽芬er”视频截图

其中,在抖音坐拥779.5W粉丝的“姚姚不是30”,自去年5月份入驻B站后,如今粉丝数已达136.6W,视频时长在2分钟以内,因为是同步分发而来的,所以视频均是竖屏模式内容上也是抖音、快手常见的家庭搞笑互动视频,但由于内容的高度趣味性,备受用户喜欢,视频播放量都在100W~300W不等。

图片

▲“姚姚不是30”B站投稿截图

这些由抖音转战B站的博主,有两个共同点:一是坚持竖屏;二是搞笑剧情类。换句话说就是,他们的成功似乎在预示着B站用户越来越习惯于看竖屏短视频(无论是模式还是时长),而搞笑类剧情成为最先打破平台壁垒的通关钥匙。

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02

 十年B站,为何而变?

尽管抖音博主的入驻影响了B站的内容走向,但如果没有官方的助推,创作者以一己之力是难以形成风气的。

毕竟,以中长视频发家,并且过去十年都在坚持自身特色的B站,在被“破圈”淹没的2020年,传出了太多打破常规的消息了。据了解,此次内测短视频化,早在去年8月份就开始了。

年初的“破圈”在赋予了B站前所未有的关注的同时,也将它推到了与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巨头PK的擂台上。为了正面迎战,它必须走向多元化,开垦更多的用户和流量。从而陆续上演了那些所谓的“变味儿”事件:大量明星入驻、自制综艺、slogan变为“你感兴趣的视频都在B站”......

然而,用户、创作者是闻风而来了,但留下来的有多少?当用户转化成流量,逗留时长是指标之一。纵观B站这两年的用户日均使用时长,除了2020年第一季度受疫情线上流量暴涨影响,用户日均使用时长出现了明显提高,后续都在波动范围内,与“破圈”前无异。

图片

直白点说就是,这些新增的用户并没有大量地、真正地转化为B站的忠实用户。

而造成该情况的主要原因,与B站原有的用户自主选择模式脱不了干系。

图片

不同于抖音、快手的沉浸式观看,B站的推荐页、所关注的UP主动态页视频一直以“封面+标题+播放数据”显示,用户拥有绝对的自主选择权,节省了用户浏览无感内容的时间,保证了用户的观看质量和效率,但这一点对于B站的扩张来说,并不是好事。不久前推荐页从单列信息流改版为沉浸模式的视频号,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

原有的流量撑不起版图扩张的野心,为了让用户不再“看完即走”,而是能沉浸其中,增加逗留时长,短视频化是B站的唯一归宿。

而且,B站眼馋短视频这块大蛋糕,从2018年上线“轻视频”APP就初见端倪。从界面上来看,这款主打ACG内容的竖屏社区,比如今B站短视频内测版,更像抖音,两者之差就只有弹幕和顶部的“同城”tab。

图片

▲左图为“轻视频”APP;右图为“抖音”APP

为了紧跟“平台+剪辑工具”的潮流,B站在去年7月份还上线了剪辑APP“必剪”。但不幸的是,两者均反映平平,别说抢食大蛋糕,甚至连抖音的车尾灯都没看到。

所以,B站此轮在自家“大本营”内测短视频模式,很可能是吸取了“轻视频”失败的教训。去年8月份,B站月活用户数首度突破2亿,背靠如此流量发展,B站短视频化的梦,实现几率也将大大提高。

总而言之,B站越来越像抖音背后的实质是B站越来越短视频化了。野心在2020年得到全面爆发的B站,为了在存量市场争取更多用户流量,必须加快扩张的速度,向主流的短视频化进军是其走出的重要一步。

但需要注意的是,变革的过程中假若没有做好度的把握,丢失差异化的优势,B站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抖音和快手,逐走向同质化。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